玩網遊玩到手癢而寫的文......

裡面的武器幾乎都是邊看網遊的官網邊寫的,

本來想用三叉戟,

可是因為最近家教太紅,

所以改成用長槍。




一個戴著防風鏡的銀髮青年靠著樹幹觀察著廢棄大樓內的動靜,手裡緊握著一把ES93R,神情嚴肅的用對講機詢問著情況。

「斯維特,你那邊的情況如何?」

『傑伊特隊長,剛才目標抓著兩個人質衝進去之後就沒有任何動靜了。』對方平穩的回答著。

「好,你繼續待在那邊觀察,有任何變異立刻回報給我。」傑伊特下完指令後便收起對講機。

在數小時前,費迪亞市區出現了一隻危險性被判定為A級的西羅卡路司,為了避免造成太大的傷亡,政府派出了專門對付怪物的特殊機構-格羅斯的第三小隊來處理。

現在天色已經漸漸暗下來了,從西羅卡路司擄走兩名人質逃到這區已經經過了三個鐘頭了,在不熟悉的環境裡,他們極有可能會從狩獵者變成對方的獵物。

想及此,傑伊特的臉色變得更加沉重,「再不趕快處理掉目標,危險性可能會增加……」

「隊長,只要您使用您的能力,那個怪物肯定連反抗都來不及就死了。」和他同行的金髮青年有些輕浮的說道,「屬下知道後續問題處理起來很麻煩,至少比有人傷亡好吧!」

傑伊特冰冷的目光從防風鏡後透了出來,「這不是麻煩不麻煩的問題,而是我的能力很容易失控,如果你不怕死的話我就用。」

「哈哈……屬下只是開個玩笑而已……」對方乾笑了幾聲後便不再亂開口。

這個長官真開不起玩笑……


『傑伊特隊長!三樓出現了目標的身影,不過並未看見那兩名人質,屬下想他們可能凶多吉少了……』斯維特平穩的聲音從對講機傳出。

「我知道了,你叫米契爾和菲妮從頂樓將目標逼到樓下來。」傑伊特握了握手中的ES93R,用手勢示意要身旁的同伴拿好武器準備進入大樓內。

『屬下知道了,請您務必要小心。』

「那個怪物把人質吃了?那他不是隨時可能會進入狂暴化的狀態?」

「齊格飛,我真懷疑你是怎麼進入格羅斯的。」傑伊特語帶諷刺的回道。

「哈哈……這個我也不知道耶!」齊格飛揚起一抹欠揍的笑容。

「……下次你改跟菲妮一起行動。」

「咦~我才不要跟那個魔女在一起!隊長屬下知錯了請您千萬別將屬下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啊……除了米契爾那個冰山男以外根本沒人有勇氣和本事當魔女的搭擋啊!」

「哼!」


『隊長!米契爾副隊長和菲妮隊員已經將目標逼到二樓了,請隊長和齊格飛隊員到一樓準備進行夾擊。』斯維特的聲音再度傳出。

「我們已經到大廳了,目標大約還要多久會到一樓?」傑伊特和齊格飛走進殘破的一樓大廳,兩人謹慎的觀察著大廳的環境。

由於這棟大樓在荒廢之前是間大飯店,後來因為經營不善而倒閉,而這棟大樓則因為地段偏遠而荒廢掉了,裡面不時會有些游民或危險性不高的生物棲息於此,因此這區已經被列為無政府地帶。但是即使這裡並非格羅斯的管理範圍,他們還是有義務將危險性過高的生物消滅掉,以免造成人民傷亡。

『依米契爾副隊長和菲妮隊員的能力,預估在兩分鐘後將會到一樓的樓梯口。』

「我知道了,你先叫花京院帶他的隊員到大樓的外圍做準備。」

『屬下知道了。』

「看這裡的情形,應該有除了人質以外的人被吃掉了。」齊格飛臉色難看的指著樓梯附近的大量血跡。

「嗯,待會得認真一點了。」傑伊特面無表情的走到角落,那邊有些殘缺的斷肢,不過血跡沒有樓梯附近那麼多,「看來這個目標已經飽餐一頓了,真是麻煩……」

「隊長您別在增加屬下的心理壓力了……屬下又不像米契爾或魔女那麼強,您的說明只會讓屬下更加想昏倒……」齊格飛欲哭無淚的望著自己的上司。

「哼!沒用的傢伙……真搞不懂為什麼局長會將你編進小隊裡,像你這種新人應該乖乖待在局裡當後勤人員才對。」傑伊特毫不留情的說道。

「嗚嗚……隊長您說的太狠了啦……」齊格飛掩面假哭道。

『隊長!目標產生變異了,牠已經往一樓衝了,請準備開始攻擊!』

「齊格飛!拿好你的武器,準備開始攻擊!」傑伊特丟下了手中的ES93R,從剛才放在地上的長型箱子內取出一把通體鮮紅的長槍,「對付變異的西羅卡路司得要認真一點了,不然你就等著被收屍吧!」

「咦咦!?」齊格飛緊張的從背包中拿出一雙有著淡藍色刀刃的短劍。

「喀喀喀──」一個不屬於人類的叫聲從樓梯上方傳來。

這隻西羅卡路司的身軀比一般的還要大上一倍,身上的青色硬鱗閃著淡淡光芒,血紅色的雙眼說明著牠已經失去了理性,尖銳的獠牙和四肢的利爪都不能小覷。

「這玩意兒未免也……太大隻了吧?」齊格飛扯了扯嘴說道。

「就一般西羅卡路司而言,牠原本的體型的確偏大了一點,再加上牠又發生變異,這下子更棘手了。」傑伊特面不改色的說明著,完全不受眼前這隻比他還要巨大的危險生物影響。

「您不要用那種在說今天天氣不錯的輕鬆語氣說這種恐怖的話好嗎……」

「隊長!」此時一名藍髮男子和另一名紅髮女子從樓梯上跳了下來。

「米契爾、菲妮!」齊格飛彷彿看到救星似的叫著。

「辛苦你們了!接下來就只剩下消滅和回收了。」傑伊特將長槍指向西羅卡路司。

「是的,隊長!」回話的是米契爾,他的手中握著一把長劍,劍柄上鑲著一顆散發著妖異光芒的紫寶石,看起來有著不凡的能量。

「隊長,這隻西羅卡路司的鱗片很厚,所以攻擊是要多用點力喔!」菲妮雙手戴著火紅色的拳套,揮舞著雙拳時彷彿會燃燒起來似的。

「嗯,希望這次研發部門做出來的長槍夠堅硬。」傑伊特一臉認真的說著彷彿是玩笑話一般的話語。

隊長真的好可怕啊~~我可以跳槽到情報部門或是善後的部門去嗎?我一點都不想當正式隊員啊!!齊格飛在心中吶喊著。

「齊格飛你發什麼愣啊!快點來幫忙啊!」菲妮一邊跳到西羅卡路司的上方狠狠地擊中牠的腦袋一邊叫罵著。

「是!」怪物和魔女……他寧可跟怪物拼了也不敢惹火魔女,前者至少還可以死個痛快,後者嘛……他完全不敢想像。

傑伊特用槍身擋住了西羅卡路司揮向他的利爪,往前用力一揮,在牠的前肢上劃開了一道極深的傷口。

「喀啊啊啊啊──」

趁著牠的注意力轉向傑伊特時,米契爾輕輕一躍,優雅的跳上了牠的背上,反手一劍狠狠的刺進了西羅卡路司的後頸。

「喀哇──」西羅卡路司一邊發出慘叫一邊想擺脫身上的米契爾,青綠色的血液隨著牠的動作噴灑到四周,濺到地上和牆上的血液冒著詭異的泡泡後開始侵蝕著地板和牆壁。

「啊啊……牠的血液似乎有著毒性和侵蝕性呢!」傑伊特在攻擊之餘淡淡的說道。

「隊長……請您不要說的那麼輕鬆好嗎……」齊格飛此時正用雙短劍砍斷了牠的尾巴,在聽到傑伊特的話後立刻往旁邊一閃,從斷尾處噴灑出來的血液噴到了放置在一旁的老舊裝飾品,一個花瓶就這樣被侵蝕溶解掉了。

「與其抱怨,還不如趕快解決掉牠回去休息。」菲妮不斷的揮拳擊向西羅卡路司的頭部,牠的頭骨開始發出碎裂的聲音。

「同感。」米契爾用劍從他剛才刺的地方開始往牠的背部用力割開來。

「喀啊啊啊啊───」背部被對半劃開的西羅卡路司在發出一道淒厲的哀鳴後倒在地上。

「完工了!叫花京院的善後部隊進來吧!」傑伊特拿著對講機說道。

『是的,請隊長和其他隊員稍等一會兒。』斯維特恭敬的回話。

「真是累死我了……那傢伙的皮真厚!砍到我的手都沒力了……」齊格飛挑了一張還未被破壞掉的沙發坐了下來休息。

「誰准你休息啦,菜鳥?」菲妮一腳把齊格飛踹下沙發,手一撐直接從後方翻上沙發,「小菜鳥,去看好那個屍體,免得牠沒死透惹麻煩。」

「…………」一旁的米契爾靠著牆壁休息,完全沒有幫齊格飛說話的打算。

齊格飛認命的走到屍體附近坐下,「嗚嗚……我想跳槽……」

傑伊特站在大門口和斯維特討論事情,另外兩人則閉目養神著,齊格飛無奈的瞪著屍體看。

一切發生的如此突然──

本來已經斷氣的西羅卡路司突然站了起來,已經泛白的雙眼冒出紅色的光芒。

「該死的!變異的怪物最麻煩的一點就是很難死透!」菲妮正要起身的時候看到了驚人的一幕,那一幕讓她對齊格飛完全改觀。

再度爬起來的西羅卡路司的攻擊目標是站在門口的傑伊特,可是在牠奔過去之前,本來在發呆的齊格飛輕輕一躍,跳到了西羅卡路司行進路線的前方,轉了轉手上的短劍,在牠撞上之前快速的反手一揮,西羅卡路司就這樣停住了幾秒。

在另外兩人反應過來之前,牠從臉部開始以一個叉叉的形狀被分解成四大塊倒在地上,地板被牠的血跡侵蝕出了一個坑洞。

「你……」站在離他最近的傑伊特呆呆的看著他。

「啊啊!!我的衣服被牠的血弄成洞洞裝了啦!!」齊格飛大聲的慘叫著。

「……這個人,不能小看。」最快反應的是米契爾,他冷靜的說出了結論。

「難怪局長會把他排進小隊裡……呵呵呵,真是令人好奇他的實力啊!」菲妮詭異的笑著。

「……」回過神的傑伊特並沒有開口,只是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著齊格飛。

「隊長~您這樣看屬下屬下會害羞的啦!」齊格飛怪腔怪調的裝可愛說道。

「你……少自戀了,笨蛋!」傑伊特一掌巴在他的頭上。

「唔喔!很痛耶~隊長!」

在傑伊特開口之前,一個黑髮男子帶了一批人走了進來。

「傑伊特先生,現在這裡就交給我們處理了,請你們第三小隊先回基地去吧!」

「花京院,這個目標的血液含有毒性和侵蝕性,處理時小心一點,剩下就麻煩你們了。」一說完,傑伊特就拉著齊格飛的後衣領走了出去。

「我自己會走,隊長你放開我啦!」齊格飛激動的連謙詞都忘了用,一臉不高興的掙扎著。

「總算可以休息了~」菲妮邊說邊和米契爾一起跟在兩人後面走出去。


「隊長,局長要您和齊格飛隊員去找他。」一名綠髮男子對著剛回到格羅斯基地的一行人說道。

「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休息吧!斯維特。」傑伊特對他點了點頭,「不過局長為什麼要找齊格飛?」

「這個屬下也不清楚……」斯維特有些為難的看著他。

「這樣啊……」傑伊特看了身後在發呆的齊格飛一眼,「齊格飛,跟我一起去見局長。」

「啊?老……不對,局長找我啊?」齊格飛回神望著他。

「嗯,走吧!」


「傑伊特,這次你們處理的雖然不錯,不過還是造成幾名無辜的民眾死亡,希望你們下次能做的更好。」坐在辦公桌前的黑髮男子看著站在桌前的傑伊特說道。

「這次是屬下的錯,還造成目標發生變異,讓自己的隊員面臨這樣的險境,都怪屬下的判斷不當。」傑伊特低著頭回答著。

「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,只是希望你下次能再謹慎一點。」局長輕輕的笑了笑,「你先回宿舍休息吧!我和齊格飛有點事要談談。」

「是的……」傑伊特看了囂張的躺在沙發上的齊格飛一眼,便轉身推門離去。

「這次的任務感覺如何啊?」局長起身走到沙發旁拍了拍齊格飛的的頭。

「差點沒掛掉,累死我了!還一直被損……」齊格飛瞪著他抱怨道,「我真懷疑你是不是故意在整我……」

「我怎麼可能會整你呢!乖,跟著傑伊特可以學到不少東西的。」局長寵溺的摸著他的頭。

「看在我累成這樣的份上,今天晚餐可以吃好一點嗎?」齊格飛裝可愛的眨了眨眼。

「你哪天吃的不好啊,我的大少爺?」局長捏著他的臉笑道,「說吧!你今天想吃什麼?」

「我要吃蘭陵閣的中華料理、艾絲丁的牛排、櫻苑的高級壽司!」齊格飛高興的說著。

「好、好!我待會就去訂餐,回家時你就可以大吃特吃了。」

「那你今天會回家嗎?」

聞言,局長笑了出來,「當然會啦!我已經把今天所有的工作都處理完了!」

「那等你下班時再叫我,我想睡一下……」齊格飛打了個呵欠,有些疲倦的閉上眼睛。

「辛苦你了……好好休息吧!」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ucifer 的頭像
Lucifer

静かな夜空

Luci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